当前位置:主页 > 诸葛亮心水论坛图库 > 正文

最大规模!中联部讲十九届四中全会提供外国人了解中国金钥匙

发布时间:2019-11-28作者:admin来源:本站原创

?

  “我们努力地想为大家提供一把增进相互了解的‘金钥匙’。”11月20日,中联部副部长郭业洲在面向外国政党领导人举办的中国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宣介会上说。

  此次宣介会在江西南昌举办,共有来自近50个国家30多个政党的200多位外方政党领导人及代表出席。

  据了解,这是中联部首次将地方专题宣介会和中国的一次全会精神宣介相结合,也是在国内举办的、面向外国政党政要介绍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的最大规模活动。

  近年来,随着中国越来越开放,来中国考察访问的外国代表团也越来越多,“每次来都有新变化”,是他们共同的感受。

  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中委、政治培训中心主任多明戈斯·邓贝利带着疑问来到中国:“我们非洲很多国家也在实行改革、谋求发展,每次来到中国,非洲代表团都在问:为什么中国做到了?”

  郭业洲介绍到,了解十九届四中全会的精神和内容,是了解中国以及中国过去的发展、现在的政策、未来的走向的一把“金钥匙”。面向外宾举办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宣介会,就是“想为大家提供一把增进相互了解的‘金钥匙’。”

  叙利亚复兴党与中国已有超过30年的党际交往历史。此次来华访问的叙利亚复兴社会党副总书记希拉勒·希拉勒透露,叙利亚社会复兴党一直在高度关注中国的发展模式和外交政策,以及中共十九大和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取得的成果,包括重新确定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人民当家作主原则、坚持国家总体安全观等内容都是他们重点关注的领域。

  “中国并没有教条地照搬别人的经验,而是根据自身实际提出创造性思想和理念。”希拉勒表示,叙利亚复兴党愿意学习友好政党,特别是中国所取得的宝贵经验。

  塞浦路斯民主大会党副主席乔治·乔治乌观察到,一直以来中国人总是在为未来做准备。“现在,中国已经在为下半个世纪、甚至下一整个世纪做规划了。”

  郭业洲介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国能够创造出高效政治民主、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长期稳定的根本保障。

  此前,中联部已多次举办面向外宾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宣介会。“我们不会去要求外国朋友复制我们的做法,不输入也不输出。”郭业洲表示,中联部举办宣介活动,就是希望和各国各类政党,在独立自主、完全平等、相互尊重基础上,相互借鉴、共同探讨,不断提高各自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在当今复杂变幻的国际局势中,各国都在探索适合自己的制度和治理模式。中国国家领导人在多个场合提出,要为世界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如何判断一个国家的制度好不好、治理好不好?此次宣介会上,长期研究政治学和外交学的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苏长和从政治学的一般原理出发,提出了“三个标准”:

  第一,是否有利于国家的稳定和发展,有利于解放生产力,同时以人民为中心,让更多的人民分享到发展的成果;第二,实现自身发展是否以侵略、掠夺、牺牲他国国的独立和发展为代价;第三,在实现自身发展的同时,2018年山东17名法官被评选为全国优秀法能否处理同外部世界的和平共处关系,兼顾并带动其他国家和民族实现共同发展。

  “中国过去是殖民体系的受害者,对此有痛苦的记忆。在座的不少国家其实都有这样痛苦的记忆。”苏长和向在场嘉宾介绍到,“自己过得好也让别人过得好”,是人类政治进化的基本规律,因此中国在设计制度时不仅是要维护自己的独立和利益,同时也尊重别国的独立和利益。

  当今世界仍然存在霸权和干涉,仍然有个别国家将自己的发展建立在掠夺牺牲别国独立和发展的基础上。苏长和表示,这样的制度和治理模式对世界是不利的。

  “非洲有一句谚语,‘如果你想走得快,就独自一个人走;如果你想走得远,应该和更多人一起走’。”苏长和介绍,今天世界是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只有更多国家共同走和平发展道路,和平发展道路才能走得好、走得通。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中国发展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任何角落都能证明中国取得了成就。”在深入地方县市走访参观后,来自安哥拉的多明戈斯·邓贝利这样感慨。

  中国道路成功的背后有什么原因?北京师范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韩震在会上解释,这种历史性成功并不是偶然的奇迹,而是中国人民勤劳奋斗、制度支撑等因素共同作用下的合理结果。

  在此次江西之行中,塞浦路斯民主大会党成员、全国议员马里奥·马弗里迪斯也对中国人的勤劳特质印象深刻,他说:“中国取得的巨大进步与中国人民的勤奋努力是分不开的。”

  为什么中国人民愿意这样持续地奋斗?韩震从人民民主制度性安排以及功能角度向现场外宾做出解释:“这种制度最大限度地调动了人民群众的积极性。”

  11月2日,习总书记在考察上海市长宁区虹桥街道古北市民中心时强调,中国走的是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人民民主是一种全过程的民主,所有的重大立法决策都是依照程序、经过民主酝酿,通过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产生的。

  有些国家选举一旦完成,其他一切运作就交给政客来做。韩震认为,与此不同,中国的全过程民主不仅表现在政治选举上,而且体现在微观工作和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比如,北京市2015年在制定“十三五”规划的时候,参与讨论和提出建议的人就达到2万多人。中国的重要决策需要反复论证,而且往往在局部做实验,看看存在什么问题,群众反映如何,这样才能逐步推开。

  “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韩震认为,这种全过程民主有利于凝聚共识、形成合力。每个人都发挥主动性、创造性的时候,不仅有许多新点子出现,而且还会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失误。即使有失误,也能及时得到纠正。

  埃及自由埃及人党政治局委员、党主席助理比拉勒·哈巴什表示,与西式民主不同,中国的民主是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从中国执政70年经历可以看出,中国人民对中国是十分信任的。”

  韩震补充到,中国不是尽善尽美的,仍然存在许多问题。但正因为有问题,才能保持解决问题的精神动力。

????????? ?
?

上一篇:正值国考报名听中联部部长宋涛“安利”党中央的“外交部”

下一篇:向祖国表白!药大1024名妹子拼出“中国地图”